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未来作家 正文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觞
时间: 2011年08月19日 16:22   设为首页 收藏 海盐视觉打印海盐手机报

    唱到阳关第四声,香带轻分。杏花时节雨纷纷,山绕孤村,水绕孤村。
    更没心情共酒樽,春衫香满,空有啼痕,一般离思两销魂,马上黄昏,楼上黄昏。
                ——题记
    千年之前的渭城,某个下雨的清晨。
    王维为朋友斟满一杯酒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从此,离别的荒涯里,就有了这样一曲《阳关三叠》,暖出重重的情谊,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阳关三叠》是唐代著名的琴歌,以王维的这所诗为词,三叠指的是全曲三段基本上是一个曲调变化反复三次?!堆艄厝反梁蟠?,繁衍了多种曲调和唱法,但每一首都是非常忧伤的,清和的时节正是初春,杨柳千丝与万缕,织成忧伤愁绪,那是晨风扫尘,朝雨洒路的渭城啊,难承这离别的哀伤!
    千巡有尽,寸衷难许。劝君更尽一杯酒,无穷的悲伤,只能化作红鳞尺素来来往往如相亲,如相亲。
    西出阳关无故人。
    从此渭城,这个曾被崔颢吟诗唱作“可怜锦瑟筝琵琶,玉台清酒就君家”的地方,因这样的离别,把酒喝成了泪。
    渭城因为是南来北往的要到,所以总成了诗人们的驿站。杨凝的《夜泊渭津》中渐觉家山小,残程尚几年——归家的欢喜,让这渭城多了些迫不及待的快乐,而岑参的“愁窥白发羞微禄,悔别青山忆旧溪”——思家的愁,让这渭城多了些远望不可归的忧伤。渭城,因为是经过,因为是送别,因为是留守,所以,多愁的诗人们让这里的愁绪都成了梦,在这个梦里,人么拥有的是有限的温存,无限的辛酸。洪适的《长相思》的思绪又让这渭城的情绪汹涌而来,绵绵而退。杨青青,柳青青,雨脚涔涔忆渭城,一尊和泪倾。山青青,水青青,水阔山重,愁堆长短亭。
    渭城,就是这样,如一瞥中的流水与落花。而渭城之上,西出阳关,茶马古道又该是何等的凄凉,所以,古曲《阳关三叠》中满是时间灰烬的凄凉,还有,亘古不变的离愁的忧伤。
    送别,从古至今,总是一个忧伤的话题。人生如梦,梦醒时分悲欢离合,逝去难忘的光阴还留下多少?望远山,山外山,风在响彻,唯有歌舞这一曲送别离,思念悠悠如山,绵绵不尽。
    长亭外,古道旁,芳草碧连天。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李白的诗。“离颜怨芳草,春思结垂杨?;邮衷偃?,临岐空断肠。”那一挥手离别成了定局,在你转身的叹息里,曾经封印为过往,余生将成陌路,从此冷暖自知。
    这一走,便再也回不了头,如果悲伤不如笑往,在这离别的前夜,让我醉笑陪君三万里,不诉离觞,把祝福别在你衣襟上,即使明日,明日又隔天涯。
    曲水一觞今意懒,阳关三叠重情伤。

来源: 原创 作者: 杨晓彤 编辑: 朱逸平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