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未来作家 正文

半帘疏雨笼残梦

    耳畔飘摇的歌声,沉重忧伤。历史中沉睡着的辞藻,苏醒的一刹那,将我卷入遥远的时代,见证那段被遗忘了的离愁别绪。
                ——题记
    多情的风,在那无意中,沾染了谁的愁?绵绵的思,执著的念,倏忽间,又粘住了谁的梦?悠悠的情怀,镌刻在三生石上,亘古不变。犹记江南最初的一瞥,那一眼便迷失了自己,纵使一生又一生的长眠,也未能重新找回被遗失了的焦点。那一眼充满了宿命的味道,仿佛注定这愁要同细细的疏雨缠绵成线,流连在茫茫人世间。
    江南的雨季如同这曲子一般惆怅悠长。走在江南的小径,空气中渗入了青草的香味和淡淡的尘土的气息,万物都自然地美好着?;腥蝗缑蔚卮┧笤谌缁木爸轮?,带着些许的期待,憧憬着下一个落脚处。某时某地,分毫不差的相遇,不期而至,仿佛一切都被安排好了?!按核逃谔?,画船听雨眠”相遇总在朦胧的雨季,淅淅沥沥的雨声催人入梦,唯有耳边那一缕清风提醒着这是一个如梦的邂逅。眼神交汇,似曾相识,欲语还休,在这一刹那冻结了时间。
    即使是绵长的疏雨,也有停歇的时候。鸟雀呼晴,阳光似清澈的湖水,透过薄薄的晨雾,倾洒在每个角落。从未理解缘分的含义,然而此时此刻才领悟,相见便是缘分。据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这次的相遇,是用多少次的回眸才能换来呢?“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一同乘着小舟,漂荡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细数着碧绿的荷叶和随风摇曳的荷花。那场景如此宁静而欢愉,以至于多年后依旧清楚地记得那风荷,那小楫轻舟。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多么希望此刻能够成为永恒,直至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然而“相见时难别亦难”,还是品够相见的喜悦就被迫踏上了别离的征途。相见不过时别离的序曲,离愁才是永恒的旋律??炖值氖挛镒苁顷蓟ㄒ幌?,就像风云的善变,海誓山盟也在弹指一挥间灰飞烟灭。用一首首短小精辟的绝句,呐喊撕心裂肺的悲伤。朦胧的烟雨竭力隐藏着悲伤,但悲伤依旧一点一滴地溢出,染上江南的每一颗雨珠。残缺的梦被深深地埋进了江南的烟雨中,心碎的声音悦耳得令人沉痛。何时何地才能再次相见,那时是否还能一见如故?
    相遇在半帘稀疏的雨衣幕后,离别在遗失的迷梦中。离愁能有多痛?痛有多浓?此刻已是不言而喻。
    曾记否,三生石上镌刻的缘分?那是绵绵的思,执著的念,淡淡的愁。

来源: 原创 作者: 曹晨静 编辑: 朱逸平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