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风华海盐 正文

远古的百步
时间: 2013年07月15日 17:28   设为首页 收藏 海盐视觉打印海盐手机报

 

        龙潭港、周家浜良渚文化遗址是一个梦。那个梦来自于古老的文化。这份古老带给人们的是一种诱人的吸引。

  这种吸引就是来自于远古时期所遗留下来的那些表现远古文明的文化遗址。据权威专家鉴定,海盐县是良渚文化的重要分布区域之一。这种肯定,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自1982年全省文物普查以来,就先后发现了良渚文化遗址20余处,仅百步就有10余处。良渚文化是浙江史前文化中,一朵璀璨绚丽的花朵。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5000年前。也就是说,我们的祖先在5000多年前就在这里生活劳作、繁衍后代。而在海盐县经考古发掘出土的良渚文化器物就有近2000件(组)。分别于1997年与1999年发现并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的龙潭港遗址和周家浜遗址都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在考古界引起不小的反响。而龙潭港和周家浜就是那些自然村落中的两颗明珠。

  先说龙潭港遗址,它位于百步镇桃北村(原横港乡桃园村11组)麻皮浜西侧。说来你还不相信,在平日里,这座不起眼的高墩,在村民的眼里,只是一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黄土堆,上面种着杂七杂八的庄稼,也有人因此好奇,作种种猜测,结论也只是一个什么大户人家的坟墓等。所以,猜测也仅是猜测而已,谁也不会去多想,如果不是那一次发掘,谁也想不到,这里竟然埋葬着许多件奇世珍宝。

  那是1997年3月中旬的一天,春天的气息让人精神振奋,省考古专家和海盐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起踏着温暖的土地去往龙潭港遗址,他们站在这个土堆旁,准备动手挖掘。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经过这一抢救性的举动,在面积近600平方米的遗址上,竟然挖出一处良渚文化时期祭礼遗迹的红烧土迹象和20座良渚文化墓葬,随后出土的随葬品竞有369组,共计500余件,其中石器30件,玉器80余件(组),骨、角、牙器100余件,陶器160余件。7座大墓中的(其中3座已被破坏)出土随葬品约260多件,占总数的71%。这些沾满泥土,沉淀着古老文明的宝藏,在出土的瞬间,穿越千年的时光隧道,绽放出独特的光芒。这是多么让人惊喜的发现,这样的发现给人们带来了较有价值的人类社会组织结构的研究。根据有关专家考证,龙潭港遗址高墩墓地的主体大约形成于良渚文化晚期偏早阶段,以一处近方形的红烧土遗迹和一条南向浅沟和十多座墓葬构成的良渚文化墓地布局结构为证,则反映了当时一个中等社会组织的构成状况。而墓中大量陶器是随葬品的主流,并以精美的细刻纹陶器作为礼器代表,充分体现了社会等级的差别,代表了中等贵族阶层的身份。

  雕琢精巧的玉器、工艺精湛的石器、装饰精美的陶器。龙潭港遗址出土的文物自然引起中国考古界的热情关注。

  2005年9月到11中旬,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文明的曙光——良渚文化文物精品展》上,海盐有14件良渚文化文物精品参展,而展出的大都来自龙潭港遗址出土的文物,应当说明的是,这是海盐县出土文物首次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

  这是一件多么值得人骄傲的事!如果说,嘉兴地区的良渚文化墓葬随葬品以陶器见长,那么龙潭港遗址九号墓出土的五件器形高夹砂红陶鼎、觑,这种古代通常用于蒸煮的炊具,是典型的代表器皿之一。它的出现,不仅让专家感到惊叹,更让观众感到古代文化之灿烂。

  它给人以一种无限想象的空间。一位身披薄纱的苗条美丽的少女,光着脚,围着炉火在煮水,旁边则坐着怜爱她的父母亲,少女哼着动听的歌谣,水在鼎中沸腾,火光照亮了少女秀丽的脸庞,她的父母露出慈爱的微笑。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和美好……你看,那把夹砂灰胎黑皮陶宽的把杯,它的形体硕大,器身围绕宽把饰有两条流线型身躯纹样的动物,雕刻生动,活灵活现,属良渚文化陶器中的精品。你再瞧:那两件器身饰浅浮雕简化神面像的玉锥形器,豆青色,色泽鲜艳,晶莹剔透,虽体形较小,却也是良渚文化玉器中难得一见的精品。那么,那只简化神面像代表着什么呢?作为考古专家来说,是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但对我这个门外汉来说,一时竞没法解释,仔细想来,应该与宗教有关。

  龙潭港遗址九号墓出土的石钺,石质细腻,色泽厚重,通体呈墨绿色,体薄,磨制的极精细,堪与玉钺相媲美,在墓葬中也作为钺的化身放置于墓主人的肩部,是极为罕见的石器精品。何为玉钺?据我所知,钺是古代的一种兵器,秉钺者应是氏族酋长,是军事首领的权杖,是统辖权和军事指挥权的象征。到了商周青铜时代,青铜钺则成了王权的象征,我们通??吹降募坠俏慕鹞闹械?ldquo;王”字即为斧钺的象形文字。比如,在中国古代史上,成汤放钺、武王伐纣是商取代夏、周取代商的重大历史事件,在《史记殷本纪》中也记载“汤自把钺”,《尚书·牧誓》中记载(武)王左杖黄钺。由此可见,钺与军事统率权和王权的密切关系,在历史上起过多次重大的作用。石钺是否也代表着墓主曾拥有很不一般的权势呢?我不得而知。这次参展的14件文物旬括陶器六件、玉器六件、石器二件,除双孔石刀和玉背梳是周家浜遗址出土外,其余均为龙潭港遗址出土。龙潭港遗址出土的文物,以其独有的风格震撼了世人的心灵,以悠远的古老文化造就了独特的美丽。

  百步,这个仅为百步之遥的名字,从此越出千里之外,在无限的苍穹中展示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世人关注的目光。

  百步也是广博的。这种博大绵延到了周家浜。周家浜遗址也在桃北村,离龙潭港遗址不远。对它的挖掘比龙潭港遗址迟了两年。然而,这种迟,丝毫不影响其出土文物的价值。

  这里,我想着重说一下那把玉背象牙梳。这可不是一把普通的梳子。

  它的出现竟然震动了考古界。

  那是在1999年7至9月期间,考古专家在周家浜良渚文化遗址M30出土了一柄玉背象牙梳。这是一个怎样的场景???一具不知名的人骨架,白泛泛的,仰天躺在墓坑里,你无法猜度出她是喜还是忧。也许她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在地底下被埋葬数千年后,竟然还会有一天重见光明,这样面对一批前来探望她的生者。她就这样安然地躺在那里,而器物就静静地被墓主人压在头颅的下方,露出一个玉背。其实考古专家根本不想去惊动她,只是小心翼翼地将那器物取了出来,然后,拿在手里耐心仔细地清理着,稍一会儿,它,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原来是一把玉背象牙梳。这一发现,让考古专家兴奋不已,也许说来你不会相信,这把玉背象牙梳,虽说历经几千年,看上去却保存得相当完整,不仅组合不变,而且通高长10.5厘米,象牙梳高7.2厘米。这一重大发现,无疑就像晴空中炸个响雷,令考古界震惊。读者有所不知,之前专家考古时,常在墓主人的头下或附近发现一种玉器,但它往往都不完整,只好将其命名为“冠状饰”。其实取这个名字实属无奈,因为这种器物在历史文献中从来没有记载过,因此只好根据其出土的位置、器物的形态来拟定一个较为合理的名称,而“冠状饰”的命名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同,进而认为是一种宗教礼器。所以当这把梳子如此清晰地展现在专家面前时,他们惊呆了。它,素面,下端的扁榫镶嵌在象牙梳开槽的基部,并用两枚销钉插入两贯通的小孔固定,将玉背与象牙梳紧密复合成一件完整的器物。象牙梳锯割有六个细长的梳齿,梳齿长短不一,分别在5.2~4.9厘米之间;象牙梳顶匕基部厚0.5厘米,表面布满了席纹阴线细刻。就是这样一把梳子,长久以来,却一直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何物,因为偶有出土,早腐不成形。古人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呢?专家无从知晓,如今出土了这把玉背象牙梳后,才恍然大悟,它的完整现身,使之成为迄今为止良渚文化遗址中发现的唯一一件保存较为完整的玉背象牙梳,证实了“冠状饰”的真正用途,对良渚文化玉器的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具有很高的科学研究价值。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弥足珍贵的文物精品。让人观为叹之。于是,在我的脑海里顷刻间出现了那位躺在墓坑里的妇人的形象,她仿佛慢慢地从墓中爬起,拂去洒落在自己身上的千年尘土,轻移莲步,腾空而起,向我们飘然而来,她穿着优雅,得体大方,轻轻地落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手执这把玉背象牙梳,沐浴着和煦的春风,对着镜子照呀照的,柳条丝丝拂过她的头发,她微笑着,等候着心上人从远方归来……周家浜良渚文化遗址不仅揭开了一个神话,更为百步在人类文明进程的历史中占有一席之地。那些饱含着岁月沧桑的古老文明,仍然焕发着鲜活的生命,用自己的方式娓娓道来。

来源: 原创 作者: 王英 编辑: 沈芳怡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