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海盐新闻网 > 盐邑文学 > 风华海盐 正文

在谈仙岭想起一位著名的道士
时间: 2013年07月16日 15:30   设为首页 收藏 海盐视觉打印海盐手机报

  抵达谈仙岭的时候,恰逢风雨大作,让人想起历史上这里发生过的种种激烈冲突与战争,明末抗倭劲旅戚继光曾在这里驻防,抗战期间新四军也于此和日寇打过血仗,因此登上“天下第一小城”,不免深有感慨,颇留连了一阵,就在近便处的谈峭遗迹也未顾上去看一看,那是五代时的一位道教学者,其父曾任南唐国子司业,他却醉心于黄老之学,后来干脆弃家学道,师事嵩山道士十余年,得辟谷养气之术。在遍游名山大川之后,最后选中南北湖畔这个静谧的山头住下来,修丹炼药,潜心著述,有《化书》传世。

 

  道教讲出世,我以为是古代文化人面对激烈的世俗斗争采取的一种生存策略,表现在理论上,往往虚无飘渺。此书6卷,共110篇,称世界就起源于虚,“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最后复归于虚,这与现代科学的大爆炸理论倒有不谋而合处。

 

  既然把宇宙看作一种最后得归于寂灭的轮回,你死我活的争权夺利就显得虚妄了。在谈峭看来,万物皆由虚和实转化而来,而在本质上“无形影、无寒暑、无死生”,这些似乎对立的事物其实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不妨“齐昏明、齐奢俭、外荣辱、黜是非、忘祸福”,但如此也就消解了人生一切意义与世间一切差别。这位道人的目标是追求“虚实相通”之“大同”境界,这也是中国古人常有的梦想。

 

  也许因为阶级压迫太残酷了,谈峭把当时统治者对老百姓的做法比喻为“剜其肌、啖其肉、扼其喉、夺其哺”,现实既然已到了这么一种地步,在他看来要叫天下“太平”,就只有“均食”一法,即让大家都有的吃,也只有吃饱了,才可能谈论道德与精神建设,即“食为五常(仁、义、礼、智、信)之本,五常为食之末”。这么一种说法,在那个时代无疑有着积极意义。千百年后,二十世纪初的中国革命,指导思想中不是仍多少存有类似的影子吗?

 

  但从历史上来看,道家的说教并没有能够救国救民,所能做到的也许只是安慰知识分子的良心,使其苟延性命于乱世时,不至于太痛苦,鲁迅先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指斥老庄思想的吧?他主张直面现实而发出反抗的呐喊。

 

  实际上避世也很不容易。有时候会叫你无可规避,譬如就在这块谈峭修炼处,随后发生过多少激烈的纷争!

 

  如果没有大雨,风和日丽,散散漫漫走到小城边上据说留有谈仙痕迹的山野石头间,看看那被称作“仙人脚”似是而非的印迹,遥想古人风致,或许浮上心头会是另外一些思想,更近于道家的超拔飘逸。

 

  然而直到我离开,雨仍未止,那是一场春天少见的大雨。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赵健雄 编辑: 沈芳怡
相关新闻
`